建立正版视频素材交易大卖场,妹夫家想「赶个早集」

作者:江湖边

过去几年里,爆发式增长的内容产业、流量经济和平台红利养肥了互联网灰色产业链,催生了一批批盗版从业者。

当不幸遭遇版权侵权时,相对于诉诸法律手段,人们往往更愿意去找媒体,找大 V,或者通过自有平台发声。反抄袭这件事变成一桩公关事件,最后反而靠的是人脉关系和平台的 PR 能力。

屏幕快照 2017-07-03 18.02.18.png

6 月 27 日,黄章晋指责网易浪潮工作室在种种维度上「模仿」大象公会,浪潮工作室随后发文回应。

被多次洗稿的霍炬在公众号「歪理邪说」上说,造成这种现象的无非是两个原因:成本太高、结果未知

正在井喷中的短视频行业也面临相同的问题。新浪微博运营副总经理陈福云曾表示,2015 年,微博用户每天的发布量达 287 万条,分成约 2.1 亿元,海量的授权和结算已经成为刚需。

2015 年也是 DCI 诞生的一年。DCI(Digital Copyright Identifier)是数字版权的唯一标识,它是中国版权保护中心在在基础设施层面的一次创新。DCI 以登记确权为支撑,打通了对版权的资产管理、交易、结算和监测。

数字作品的 DNA 终于得到了有效的贯通,但走完整个线下流程看起来仍然很繁琐:排队、预约,缴费,「就跟领房产证一样」。

去年 6 月,刚刚成立的短视频版权交易平台妹夫家(Media Focus+)把整个流程搬到线上,互联网展现出它的一贯优势。30-60 个工作日的等待时长缩短到了 24 小时,在价格上也有很大幅度的下调,「只收取少量的佣金」,同时与版权大厅的纸质证拥有同等法律效力。

今年 2 月 8 日,界面宣布拿到了全国第一个短视频版权登记证书,作品是旗下箭厂视频的《川普背后神秘华人助选团长的一天》。

界面的作品登记证书.jpg

这部作品正是通过妹夫家「中国国家版权保护中心短视频认证接口」登记的,DCI 仍在陆续接入各类需求应用平台,比如版权家、今日头条等等。

人们会使用正版,只是因为市场风险最小

6 月 28 日微博发布公告称,将关闭超过 15 分钟以上的长视频上传功能,并建议「具有此类需求的用户前往专门视频网站上传或观看」。

如果将眼光放至大洋彼岸,我们能在 YouTube 的历史中看到类似的一段:

Youtube 在 2005 年创站时,并没有限制视频长度。但自 2006 年 3 月起,Youtube 开始将视频长度限制在 10 分钟以内,这是因为 Youtube 发现,超过这段时间的视频大多是未经授权而上传的电视节目或者是电影内容。(维基百科)

十年间,Youtube 对视频时长的控制有过多次变化,现在默认是 15 分钟。在验证账户的情况下,可以自主提高时长。

屏幕快照 2017-07-02 20.20.05.png

这很可能是对版权整治的一次出手。在过去几年里,短视频行业经历了爆发式增长。快手有近 2000 万的 DAU,阿里、腾讯、今日头条等公司也先后宣布要拿出至少 60 亿人民币的投入总额进场;一条、二更、魔力 TV、办公室小野等品牌正强势角逐细分领域。

根据极光的统计,截至 2017 年 1 月,垂直短视频 app 行业渗透率 19.3%,用户规模达 1.31 亿人,平均每五个移动网民中就有接近一个是短视频 app 的用户。

「版权市场一直存在,但只有当内容、分发渠道都越来越多,且用户时长被占有到很大范畴的时候,版权保护才成为可能。」妹夫家 CEO 闻进说。她曾任新浪网副总编,是「第一批涌入中国互联网浪潮的人」。

随着知识付费、短视频兴起,PGC 确权的需求量增大,特别是垂直类的短视频作品,开始下探到更多类别,比如医疗、育儿、亲子、开箱等等。」

闻进认为,版权是否得到保护完全是基于市场价值划不划算而决定的,在这一点上,电影电视剧、音乐、网文等内容产业的方方面面走过的是同一条路:

「侵权如果被取证,而且又是一个商业行为的话,风险就会很大。广告商可能被诉讼,或者被广告商被诉讼,那为什么不值得花两三百块钱去买正版素材呢?人们使用正版,只是因为市场风险最小。」

更好和更方便的体验

平台要做好服务,围绕内容的配套设施就要跟上,比如解决版权问题,提供正版素材库等等。

今日头条高级副总裁赵添表示,他们在年初启动 Content ID 视频版权保护系统,24 小时不断对比上传视频和源片库视频。此外,还和第三方维权机构中国版权保护中心、维权骑士与快版权合作,推出了「维权赔付」的功能,原创者通过版权保护就能获得收益。

Google 在 2007 年就开始投入研发 Content ID 系统,该系统能从视频 ID(VideoID)和音频 ID(AudioID)两个维度分别比对是否侵权。如果发现盗版,YouTube 会给版权人提供三种解决方案,包括直接禁掉侵权内容、在此视频中插广告获利,或者追踪该视频的观看数据,毕竟有一大部分的营销内容并不希望保持「唯我独尊」的姿态。

屏幕快照 2017-06-29 10.22.43.png

盗版的体验则越来越差,侵权者只能通过「翻转画面、消除声音,或者放大某一个局部画面」来规避 Content ID 的追踪。

「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多的用付费的方式解决盗版问题。我觉得现在到了这个时代了。90、95 后这一代孩子出生在有苹果手机的时代,出生在电商、知识付费、花钱买书看电影的时代,他们是没法忍受虽然免费但获取成本高、且粗制滥造的东西的。」闻进表示。

为了解决碎片化视频素材交易的便捷性问题,妹夫家还上线了产品「即视」,并与 123RF 和站酷网合作,目前已经有了 600 万的素材量,实现了从版权登记、交易和维权的产业通路。

「我们是视频内容制作者的早市。你今天要做什么视频,可以先来市场上看看有什么素材,激发你的创意灵感,或者帮你决定今天做什么菜。

比如你今天要做一个龙凤呈祥,你可能基本材料就需要黄瓜。你看了这个才能想象出你要做什么样的菜。这需要视频制作者建立起选购的习惯,也要有工具让他们更容易去做这件事情。」

屏幕快照 2017-07-02 13.51.33.png

与妹夫家相同,维权骑士、快版权这类的线上维权平台也都纷纷接入了自己的授权库,需求方可以通过免费或者付费方式实现程序化的转载。但目前看来,素材库本身的数量和质量还有很大提升空间。

短视频是离钱很近的一种内容形式,它的商业化气质为碎片化正版素材交易提供了空间。

要驶向星辰大海,没有好的保险杠是不行的。但正如闻进所说,「目前看来比较大的挑战,是培养大家购买正版视频的习惯。就像是你要开始推一个卖场,第一步是要让大家习惯来这个地方」。版权问题,最终要归结到市场繁荣度、用户时长总量和性价比的问题。

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作者:江湖边

过去几年里,爆发式增长的内容产业、流量经济和平台红利养肥了互联网灰色产业链,催生了一批批盗版从业者。

当不幸遭遇版权侵权时,相对于诉诸法律手段,人们往往更愿意去找媒体,找大 V,或者通过自有平台发声。反抄袭这件事变成一桩公关事件,最后反而靠的是人脉关系和平台的 PR 能力。

屏幕快照 2017-07-03 18.02.18.png

6 月 27 日,黄章晋指责网易浪潮工作室在种种维度上「模仿」大象公会,浪潮工作室随后发文回应。

被多次洗稿的霍炬在公众号「歪理邪说」上说,造成这种现象的无非是两个原因:成本太高、结果未知

正在井喷中的短视频行业也面临相同的问题。新浪微博运营副总经理陈福云曾表示,2015 年,微博用户每天的发布量达 287 万条,分成约 2.1 亿元,海量的授权和结算已经成为刚需。

2015 年也是 DCI 诞生的一年。DCI(Digital Copyright Identifier)是数字版权的唯一标识,它是中国版权保护中心在在基础设施层面的一次创新。DCI 以登记确权为支撑,打通了对版权的资产管理、交易、结算和监测。

数字作品的 DNA 终于得到了有效的贯通,但走完整个线下流程看起来仍然很繁琐:排队、预约,缴费,「就跟领房产证一样」。

去年 6 月,刚刚成立的短视频版权交易平台妹夫家(Media Focus+)把整个流程搬到线上,互联网展现出它的一贯优势。30-60 个工作日的等待时长缩短到了 24 小时,在价格上也有很大幅度的下调,「只收取少量的佣金」,同时与版权大厅的纸质证拥有同等法律效力。

今年 2 月 8 日,界面宣布拿到了全国第一个短视频版权登记证书,作品是旗下箭厂视频的《川普背后神秘华人助选团长的一天》。

界面的作品登记证书.jpg

这部作品正是通过妹夫家「中国国家版权保护中心短视频认证接口」登记的,DCI 仍在陆续接入各类需求应用平台,比如版权家、今日头条等等。

人们会使用正版,只是因为市场风险最小

6 月 28 日微博发布公告称,将关闭超过 15 分钟以上的长视频上传功能,并建议「具有此类需求的用户前往专门视频网站上传或观看」。

如果将眼光放至大洋彼岸,我们能在 YouTube 的历史中看到类似的一段:

Youtube 在 2005 年创站时,并没有限制视频长度。但自 2006 年 3 月起,Youtube 开始将视频长度限制在 10 分钟以内,这是因为 Youtube 发现,超过这段时间的视频大多是未经授权而上传的电视节目或者是电影内容。(维基百科)

十年间,Youtube 对视频时长的控制有过多次变化,现在默认是 15 分钟。在验证账户的情况下,可以自主提高时长。

屏幕快照 2017-07-02 20.20.05.png

这很可能是对版权整治的一次出手。在过去几年里,短视频行业经历了爆发式增长。快手有近 2000 万的 DAU,阿里、腾讯、今日头条等公司也先后宣布要拿出至少 60 亿人民币的投入总额进场;一条、二更、魔力 TV、办公室小野等品牌正强势角逐细分领域。

根据极光的统计,截至 2017 年 1 月,垂直短视频 app 行业渗透率 19.3%,用户规模达 1.31 亿人,平均每五个移动网民中就有接近一个是短视频 app 的用户。

「版权市场一直存在,但只有当内容、分发渠道都越来越多,且用户时长被占有到很大范畴的时候,版权保护才成为可能。」妹夫家 CEO 闻进说。她曾任新浪网副总编,是「第一批涌入中国互联网浪潮的人」。

随着知识付费、短视频兴起,PGC 确权的需求量增大,特别是垂直类的短视频作品,开始下探到更多类别,比如医疗、育儿、亲子、开箱等等。」

闻进认为,版权是否得到保护完全是基于市场价值划不划算而决定的,在这一点上,电影电视剧、音乐、网文等内容产业的方方面面走过的是同一条路:

「侵权如果被取证,而且又是一个商业行为的话,风险就会很大。广告商可能被诉讼,或者被广告商被诉讼,那为什么不值得花两三百块钱去买正版素材呢?人们使用正版,只是因为市场风险最小。」

更好和更方便的体验

平台要做好服务,围绕内容的配套设施就要跟上,比如解决版权问题,提供正版素材库等等。

今日头条高级副总裁赵添表示,他们在年初启动 Content ID 视频版权保护系统,24 小时不断对比上传视频和源片库视频。此外,还和第三方维权机构中国版权保护中心、维权骑士与快版权合作,推出了「维权赔付」的功能,原创者通过版权保护就能获得收益。

Google 在 2007 年就开始投入研发 Content ID 系统,该系统能从视频 ID(VideoID)和音频 ID(AudioID)两个维度分别比对是否侵权。如果发现盗版,YouTube 会给版权人提供三种解决方案,包括直接禁掉侵权内容、在此视频中插广告获利,或者追踪该视频的观看数据,毕竟有一大部分的营销内容并不希望保持「唯我独尊」的姿态。

屏幕快照 2017-06-29 10.22.43.png

盗版的体验则越来越差,侵权者只能通过「翻转画面、消除声音,或者放大某一个局部画面」来规避 Content ID 的追踪。

「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多的用付费的方式解决盗版问题。我觉得现在到了这个时代了。90、95 后这一代孩子出生在有苹果手机的时代,出生在电商、知识付费、花钱买书看电影的时代,他们是没法忍受虽然免费但获取成本高、且粗制滥造的东西的。」闻进表示。

为了解决碎片化视频素材交易的便捷性问题,妹夫家还上线了产品「即视」,并与 123RF 和站酷网合作,目前已经有了 600 万的素材量,实现了从版权登记、交易和维权的产业通路。

「我们是视频内容制作者的早市。你今天要做什么视频,可以先来市场上看看有什么素材,激发你的创意灵感,或者帮你决定今天做什么菜。

比如你今天要做一个龙凤呈祥,你可能基本材料就需要黄瓜。你看了这个才能想象出你要做什么样的菜。这需要视频制作者建立起选购的习惯,也要有工具让他们更容易去做这件事情。」

屏幕快照 2017-07-02 13.51.33.png

与妹夫家相同,维权骑士、快版权这类的线上维权平台也都纷纷接入了自己的授权库,需求方可以通过免费或者付费方式实现程序化的转载。但目前看来,素材库本身的数量和质量还有很大提升空间。

短视频是离钱很近的一种内容形式,它的商业化气质为碎片化正版素材交易提供了空间。

要驶向星辰大海,没有好的保险杠是不行的。但正如闻进所说,「目前看来比较大的挑战,是培养大家购买正版视频的习惯。就像是你要开始推一个卖场,第一步是要让大家习惯来这个地方」。版权问题,最终要归结到市场繁荣度、用户时长总量和性价比的问题。

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作者: 管理员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邮箱: [email protected]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