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 解雇涉嫌窃密的无人驾驶高管,它和 Google 的官司还会打下去吗?

作者:陈君子

编者注:Google 控告 Uber 窃取商业机密的官司已经打了好几个月了。最近,一直占下风的 Uber 主动出击,解雇了owski 这个麻烦的中心。Uber 的烦恼会不会就此终结?

本文编 Levand译自 The New York Times,原文标题 「Uber Fires Former Google Engineer at Heart of Self-Driving Dispute」


昨天,Uber 宣布解聘 Anthony Levandowski。Anthony Levandowski 是 Uber 自动驾驶领域的重要人物,但却被前公司——Google 母公司 Alphabet 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公司 Waymo——指控在离职前窃取了其商业机密,包括 Google 自动驾驶计划的技术信息。

2016 年 1 月,Levandowski 从 Waymo 离职,创办了 Otto。去年 8 月,Uber 以将近 7 亿美金的价格收购了这家公司,并任命 Levandowski 为其自动驾驶部门的负责人。在这场世界上最强大的互联网公司和一个财力雄厚的后起之秀的法律对抗中,争论的焦点是 Levandowski 离开 Google 前到底干了什么。

目前这两家公司都面临极大的风险。作为自动驾驶汽车技术的开创者,近十年来 Google 在这方面已经投入了数亿美元,并成立了归属于 Google 母公司 Alphabet 的自动驾驶汽车公司 Waymo。而 Uber 的 CEO 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表示,虽然 Uber 的市值已达到了近 700 亿美元,但这家公司未来的发展需要「押宝」在自动驾驶技术上。

Uber 解雇了一名最重要的技术人才,这也给最近几年在硅谷出现的明星工程师文化蒙上了一层阴影。作为「精英中的精英」,这些明星工程师拿着逆天的薪水,却也要开始担心有一天是否会被公司扔出去当「背锅侠」。

这正是 Levandowski 的经历。去年 8 月,Uber 宣布收购 Otto,卡兰尼克还称赞 Levandowski 是「自动驾驶领域最杰出的工程师之一」,是一位「真正有危机感」的高产企业家。

Uber 用 6.8 亿美元(几乎是 Otto 的资产净值)买下了 Otto 的自动驾驶技术和一队经验丰富的工程师,并让 Levandowski 负责其自动驾驶货车部门,Otto 的员工也归入该部门。

3000.jpg(Levandowski 在旧金山介绍 Uber 的无人驾驶汽车)

但仅仅就在收购几个月后,Waymo 将 Uber 告上法庭,指控 Uber 利用 Levandowski 窃取的 Google 的商业机密来研发自动驾驶汽车。

Uber 否认了这一指控,但 Levandowski 却不配合调查。一位联邦法官命令 Levandowski 上交他窃取的文件,他却援引美国宪法第五修正案(the Fifth Amendment)给予的权利,即「任何人不得在任何刑事案件中成为其自身所涉案件的目击证人(No person shall be compelled in any criminal case to be a witness against himself)」,避免自证其罪。几个月来,Uber 一直在给 Levandowski 施压,要求他合作。现在看来这并没有什么效果。终于,在 Levandowski 错过上交文件的最后期限后,他被 Uber 炒了鱿鱼。

「最近几个月,Uber 向法院提供了有效的证据,证明了 Uber 的自动驾驶技术是独立研发的,」Angela L. Padilla 在向员工发送的内部邮件中写道,她是负责 Uber 就业与诉讼的副总法律顾问。「在此期间,Uber 一直在敦促 Levandowski 全面配合调查,帮助法院弄清真相,证明 Uber 的清白。」

她还补充道:「接到法院的命令后,Uber 一直在严肃地承担责任,所以最终选择解雇 Levandowski。」

而 Waymo 发言人 Johnny Luu 对 Uber 这一行为没有发表评论。

法律分析师称,Uber 除了和 Levandowski 撇清关系,几乎别无选择。如果 Uber 继续袒护 Levandowski,那么公司名誉极有可能受损,因为这相当于在间接地纵容 Levandowski 的非法行为。

「我觉得 Uber 其实不愿意也不忍心解雇 Levandowski,但真正到了那一天,Uber 又不得不这么做,」商业秘密法专家 Elizabeth A. Rowe 说道,她还是佛罗里达大学(University of Florida)的法学院教授。

实际上,通过开除 Levandowski,「Uber 是在偷偷地摆脱累赘,并强调它没有越线行为,」Russell Beck 说道。他是波士顿法律公司 Beck Reed Riden 的知识产权律师兼创建合伙人。

但解雇 Levandowski 对 Uber 也有不利。比如,不管 Uber 有没有「侵权」行为,Levandowski 可能会「反咬一口」,出庭作证,咬定当他利用 Waymo 的专利信息来提升 Uber 自动驾驶汽车技术时,Uber 的管理者对此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这样一来,Uber 的对手就更容易和 Levandowski 达成『协议』了,因为此时他和 Uber 已经没有关系了,」Elizabeth A. Rowe 说道。

对 Levandowski 而言,更严重的后果是潜在的刑事指控。该案件的主审法官 William Alsup 已经把该案呈交给了联邦检察官(the United States attorney),以进一步调查可能存在的窃取商业机密的行为。William Alsup 这一举动表示,如果司法部决定调查此案,那 Levandowski,或许还有 Uber,可能会被指控犯法。

Mr. Levandowski 的一位律师 Miles Ehrlich 没有在电话和邮件中给出回应。但法庭记录显示,Levandowski 的律师们都建议他坚决行使美国宪法第五修正案赋予的权利。

5bae1d8bdba64122398110601ea54665.jpg

在硅谷,拥有自动驾驶汽车专业技能的工程师是「稀缺动物」,而 Levandowski 是其中一员。高科技公司和传统的汽车制造商有时为了雇到一位这样的人才会花上几千万美元。

Sebastian Thrun 是 Google 自动驾驶汽车项目的奠基人之一,现在领导着一家教育初创公司 Udacity。他说,去年无人驾驶汽车工程师的年薪大约是 1000 万美元。而福特汽车公司(Ford Motor Company)宣布在接下来的 5 年,将向无人驾驶初创公司 Argo AI 投资 10 亿美元研发自动驾驶汽车软件。

随着自动驾驶汽车的人才之争越来越激烈,各大公司甚至越来越「喜欢」打官司了。今年 1 月,Tesla 起诉 Sterling Anderson——Autopilot 自动驾驶软件项目的前主管——窃取其机密信息,并在创办自动驾驶汽车公司 Aurora Innovation 时从 Tesla 挖走一批工程师。这场法律诉讼直到 4 月才结束。

不过,Levandowski 在 Uber 没享受到几天高薪待遇就要离开了。据相关人士透露,他进 Uber 不满一年,投进 Uber 的股份还没有收益。他也没有拿下 Otto 被收购时他承诺完成的里程碑项目。顺便说下,投入 Uber 的股份要经过好几年才能拿到收益。

解雇 Levandowski 后,目测 Uber 的日子也不好过。作为终生都在从事机器人和自动驾驶技术研究的不可多得的人才,Levandowski 几乎是 Uber 在自动驾驶领域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Levandowski 在任时的副主管 Eric Meyhofer 将接手 Uber 的自动驾驶汽车项目,并负责监管 Uber 在旧金山、匹兹堡、东京的成百上千名工程师。

最近几个月,Uber 像是捅了马蜂窝。上周,Uber 称它算错了应该付给纽约的 Uber 司机的报酬,而这个错误可能会导致公司几千万美元的损失。

同时,Uber 一系列高管的离职也对公司形象造成了不小的损失。其中包括 Uber 汽车共享部门的部长 Jeff Jones,还有工程部的高级副总 Amit Singhal。其中,Amit Singhal 刚从 Google 跳槽到 Uber 没多久,就被人指控在 Google 工作时有性骚扰行为。

这周,之前陷入纷争的一位 Uber 总经理 Josh Mohrer 也离职加入了一家风投企业。

据相关人士透露,董事会对 Uber 公司文化的调查结果有望在今天发布。

解雇 Levandowski 对正处于风口浪尖的 Uber 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呢?Google 还会继续找它的麻烦吗?只有静静地等待 Google 方面的消息了。

作者:陈君子

编者注:Google 控告 Uber 窃取商业机密的官司已经打了好几个月了。最近,一直占下风的 Uber 主动出击,解雇了owski 这个麻烦的中心。Uber 的烦恼会不会就此终结?

本文编 Levand译自 The New York Times,原文标题 「Uber Fires Former Google Engineer at Heart of Self-Driving Dispute」


昨天,Uber 宣布解聘 Anthony Levandowski。Anthony Levandowski 是 Uber 自动驾驶领域的重要人物,但却被前公司——Google 母公司 Alphabet 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公司 Waymo——指控在离职前窃取了其商业机密,包括 Google 自动驾驶计划的技术信息。

2016 年 1 月,Levandowski 从 Waymo 离职,创办了 Otto。去年 8 月,Uber 以将近 7 亿美金的价格收购了这家公司,并任命 Levandowski 为其自动驾驶部门的负责人。在这场世界上最强大的互联网公司和一个财力雄厚的后起之秀的法律对抗中,争论的焦点是 Levandowski 离开 Google 前到底干了什么。

目前这两家公司都面临极大的风险。作为自动驾驶汽车技术的开创者,近十年来 Google 在这方面已经投入了数亿美元,并成立了归属于 Google 母公司 Alphabet 的自动驾驶汽车公司 Waymo。而 Uber 的 CEO 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表示,虽然 Uber 的市值已达到了近 700 亿美元,但这家公司未来的发展需要「押宝」在自动驾驶技术上。

Uber 解雇了一名最重要的技术人才,这也给最近几年在硅谷出现的明星工程师文化蒙上了一层阴影。作为「精英中的精英」,这些明星工程师拿着逆天的薪水,却也要开始担心有一天是否会被公司扔出去当「背锅侠」。

这正是 Levandowski 的经历。去年 8 月,Uber 宣布收购 Otto,卡兰尼克还称赞 Levandowski 是「自动驾驶领域最杰出的工程师之一」,是一位「真正有危机感」的高产企业家。

Uber 用 6.8 亿美元(几乎是 Otto 的资产净值)买下了 Otto 的自动驾驶技术和一队经验丰富的工程师,并让 Levandowski 负责其自动驾驶货车部门,Otto 的员工也归入该部门。

3000.jpg(Levandowski 在旧金山介绍 Uber 的无人驾驶汽车)

但仅仅就在收购几个月后,Waymo 将 Uber 告上法庭,指控 Uber 利用 Levandowski 窃取的 Google 的商业机密来研发自动驾驶汽车。

Uber 否认了这一指控,但 Levandowski 却不配合调查。一位联邦法官命令 Levandowski 上交他窃取的文件,他却援引美国宪法第五修正案(the Fifth Amendment)给予的权利,即「任何人不得在任何刑事案件中成为其自身所涉案件的目击证人(No person shall be compelled in any criminal case to be a witness against himself)」,避免自证其罪。几个月来,Uber 一直在给 Levandowski 施压,要求他合作。现在看来这并没有什么效果。终于,在 Levandowski 错过上交文件的最后期限后,他被 Uber 炒了鱿鱼。

「最近几个月,Uber 向法院提供了有效的证据,证明了 Uber 的自动驾驶技术是独立研发的,」Angela L. Padilla 在向员工发送的内部邮件中写道,她是负责 Uber 就业与诉讼的副总法律顾问。「在此期间,Uber 一直在敦促 Levandowski 全面配合调查,帮助法院弄清真相,证明 Uber 的清白。」

她还补充道:「接到法院的命令后,Uber 一直在严肃地承担责任,所以最终选择解雇 Levandowski。」

而 Waymo 发言人 Johnny Luu 对 Uber 这一行为没有发表评论。

法律分析师称,Uber 除了和 Levandowski 撇清关系,几乎别无选择。如果 Uber 继续袒护 Levandowski,那么公司名誉极有可能受损,因为这相当于在间接地纵容 Levandowski 的非法行为。

「我觉得 Uber 其实不愿意也不忍心解雇 Levandowski,但真正到了那一天,Uber 又不得不这么做,」商业秘密法专家 Elizabeth A. Rowe 说道,她还是佛罗里达大学(University of Florida)的法学院教授。

实际上,通过开除 Levandowski,「Uber 是在偷偷地摆脱累赘,并强调它没有越线行为,」Russell Beck 说道。他是波士顿法律公司 Beck Reed Riden 的知识产权律师兼创建合伙人。

但解雇 Levandowski 对 Uber 也有不利。比如,不管 Uber 有没有「侵权」行为,Levandowski 可能会「反咬一口」,出庭作证,咬定当他利用 Waymo 的专利信息来提升 Uber 自动驾驶汽车技术时,Uber 的管理者对此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这样一来,Uber 的对手就更容易和 Levandowski 达成『协议』了,因为此时他和 Uber 已经没有关系了,」Elizabeth A. Rowe 说道。

对 Levandowski 而言,更严重的后果是潜在的刑事指控。该案件的主审法官 William Alsup 已经把该案呈交给了联邦检察官(the United States attorney),以进一步调查可能存在的窃取商业机密的行为。William Alsup 这一举动表示,如果司法部决定调查此案,那 Levandowski,或许还有 Uber,可能会被指控犯法。

Mr. Levandowski 的一位律师 Miles Ehrlich 没有在电话和邮件中给出回应。但法庭记录显示,Levandowski 的律师们都建议他坚决行使美国宪法第五修正案赋予的权利。

5bae1d8bdba64122398110601ea54665.jpg

在硅谷,拥有自动驾驶汽车专业技能的工程师是「稀缺动物」,而 Levandowski 是其中一员。高科技公司和传统的汽车制造商有时为了雇到一位这样的人才会花上几千万美元。

Sebastian Thrun 是 Google 自动驾驶汽车项目的奠基人之一,现在领导着一家教育初创公司 Udacity。他说,去年无人驾驶汽车工程师的年薪大约是 1000 万美元。而福特汽车公司(Ford Motor Company)宣布在接下来的 5 年,将向无人驾驶初创公司 Argo AI 投资 10 亿美元研发自动驾驶汽车软件。

随着自动驾驶汽车的人才之争越来越激烈,各大公司甚至越来越「喜欢」打官司了。今年 1 月,Tesla 起诉 Sterling Anderson——Autopilot 自动驾驶软件项目的前主管——窃取其机密信息,并在创办自动驾驶汽车公司 Aurora Innovation 时从 Tesla 挖走一批工程师。这场法律诉讼直到 4 月才结束。

不过,Levandowski 在 Uber 没享受到几天高薪待遇就要离开了。据相关人士透露,他进 Uber 不满一年,投进 Uber 的股份还没有收益。他也没有拿下 Otto 被收购时他承诺完成的里程碑项目。顺便说下,投入 Uber 的股份要经过好几年才能拿到收益。

解雇 Levandowski 后,目测 Uber 的日子也不好过。作为终生都在从事机器人和自动驾驶技术研究的不可多得的人才,Levandowski 几乎是 Uber 在自动驾驶领域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Levandowski 在任时的副主管 Eric Meyhofer 将接手 Uber 的自动驾驶汽车项目,并负责监管 Uber 在旧金山、匹兹堡、东京的成百上千名工程师。

最近几个月,Uber 像是捅了马蜂窝。上周,Uber 称它算错了应该付给纽约的 Uber 司机的报酬,而这个错误可能会导致公司几千万美元的损失。

同时,Uber 一系列高管的离职也对公司形象造成了不小的损失。其中包括 Uber 汽车共享部门的部长 Jeff Jones,还有工程部的高级副总 Amit Singhal。其中,Amit Singhal 刚从 Google 跳槽到 Uber 没多久,就被人指控在 Google 工作时有性骚扰行为。

这周,之前陷入纷争的一位 Uber 总经理 Josh Mohrer 也离职加入了一家风投企业。

据相关人士透露,董事会对 Uber 公司文化的调查结果有望在今天发布。

解雇 Levandowski 对正处于风口浪尖的 Uber 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呢?Google 还会继续找它的麻烦吗?只有静静地等待 Google 方面的消息了。

作者: 管理员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邮箱: [email protected]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