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第一夫人」发文,呼吁美国政府提高女性福利

作者:何仙姑

当我们越是了解那些宏大的科技图景,对科技拥有改变世界的「颠覆性」力量就越深信不疑。「科技让生活更美好」几乎成为了所有企业家和科学家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但不可否认的是,作为时代的开创者和创新者,一些科技公司在员工福利的考量上并不是尽善尽美的,特别是像性别歧视,同工不同酬,忽视女性员工等问题依然广泛存在。

Sheryl Sandberg 是 Facebook 的首席运营官,作为 Facebook 中的最重要的女性角色,她一直被大家称为 Facebook 的「第一夫人」。Facebook CEO 马克·扎克伯格对她的评价是——没有她,Facebook 是不完整的。

除此以外,她还是一个坚定的女权主义者。她的《精益:女性,工作和领导的意愿》(Lean In: Women,Work and the Will to Lead)就是一本专门为女性提供职场建议的著作。

微信图片_20170516200249.png

5 月 14 号,Sheryl Sandberg 在自己的 Facebook 上呼吁希望政府能够提高最低工资,带薪休假和其他有益于女性的政策。

Sheryl Sandberg 指出:「在 40% 有孩子的美国家庭中,妈妈都是家庭收入的主要来源。」数据还显示,自 70 年代以来,美国单身母亲的数量增长了近一倍,而近一半这类家庭还生活在贫困中,因此美国除了为工作的父母提供更高的工资和带薪休假外,还应该降低幼儿保育的费用。

值得注意的是在全球发达的经济体中,美国还是唯一没有提供带薪产假的国家。

在她看来,在涉及一些重大的社会性问题时,包括性别歧视给女性带来的困境,企业的能力是有限的,这时政府必须要发挥其强有力的作用。Sandberg 在 Facebook 中写到:「增加家庭的福利一直是美国的核心价值观,为了实现这一目标,是时候变革我们的公共政策了。」

事实上,Sandberg 发出帖子的时间也引人猜测。现在美国政坛正值动荡时期,一方面共和党人反对提高国民的最低工资,而「第一女儿」伊万卡则呼吁将降低幼儿保育费用纳入税收改革。

1e7e4ef0367e5d3f7c30a971193045bb.jpg

若伊万卡的提议获得通过,那美国政府将要在未来十年花 5000 亿美元为此买单。因此这一提案很可能得不到支持。不过,Sandberg 的发帖中并没有直接提及特朗普政府或其政策。

这已经不是 Sandberg 第一次为女性发声了。她还经常通过各种途径分享自己的故事并为女性的福利呼吁。其实 Sandberg 这样做不无理由。

在科技行业,这个男性占据绝「对统治权」的领域,对女性的歧视和忽视一直都十分严重。Google 作为硅谷最大和最具影响力的科技公司之一,今年四月份就被美国劳工部指控存在对女性的性别歧视。

1950EB132F5D3F03FAF98B61C976C0D1C727DCB4_size92_w1399_h873.jpeg

从 2014 年开始,Google 开始对外公开公司的多元性统计数据。在去年的报告中,女性只占到了员工总数的 31%,在领导级别的人中只有 24%。而 Google 并不是劳工部就就业问题起诉的第一家公司。

今年年初,劳工部还起诉了另一家大型科技公司甲骨文,说该公司给白人男性的工资高于其他人,这是对妇女、黑人和亚裔员工的歧视。

很多数据显示,在科技公司的职场中女性依然处于弱势地位,面对这种失衡,我们的疑问是——在科技实现那些更加宏伟的愿景时,科技公司可否先将「平等」作为自己创造不可能的第一步呢?

正如马克·扎克伯格在给刚出世的女儿的一封信中写道:「促进社会平等,我们要让每一个人都有获得机会的权利,无论你的国籍、家庭、生长环境是什么。我们的社会必须要这样做,这不仅仅是因为正义或者仁慈,还因为这代表了人类进步的伟大。」


参考资料:Bloomberg

作者:何仙姑

当我们越是了解那些宏大的科技图景,对科技拥有改变世界的「颠覆性」力量就越深信不疑。「科技让生活更美好」几乎成为了所有企业家和科学家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但不可否认的是,作为时代的开创者和创新者,一些科技公司在员工福利的考量上并不是尽善尽美的,特别是像性别歧视,同工不同酬,忽视女性员工等问题依然广泛存在。

Sheryl Sandberg 是 Facebook 的首席运营官,作为 Facebook 中的最重要的女性角色,她一直被大家称为 Facebook 的「第一夫人」。Facebook CEO 马克·扎克伯格对她的评价是——没有她,Facebook 是不完整的。

除此以外,她还是一个坚定的女权主义者。她的《精益:女性,工作和领导的意愿》(Lean In: Women,Work and the Will to Lead)就是一本专门为女性提供职场建议的著作。

微信图片_20170516200249.png

5 月 14 号,Sheryl Sandberg 在自己的 Facebook 上呼吁希望政府能够提高最低工资,带薪休假和其他有益于女性的政策。

Sheryl Sandberg 指出:「在 40% 有孩子的美国家庭中,妈妈都是家庭收入的主要来源。」数据还显示,自 70 年代以来,美国单身母亲的数量增长了近一倍,而近一半这类家庭还生活在贫困中,因此美国除了为工作的父母提供更高的工资和带薪休假外,还应该降低幼儿保育的费用。

值得注意的是在全球发达的经济体中,美国还是唯一没有提供带薪产假的国家。

在她看来,在涉及一些重大的社会性问题时,包括性别歧视给女性带来的困境,企业的能力是有限的,这时政府必须要发挥其强有力的作用。Sandberg 在 Facebook 中写到:「增加家庭的福利一直是美国的核心价值观,为了实现这一目标,是时候变革我们的公共政策了。」

事实上,Sandberg 发出帖子的时间也引人猜测。现在美国政坛正值动荡时期,一方面共和党人反对提高国民的最低工资,而「第一女儿」伊万卡则呼吁将降低幼儿保育费用纳入税收改革。

1e7e4ef0367e5d3f7c30a971193045bb.jpg

若伊万卡的提议获得通过,那美国政府将要在未来十年花 5000 亿美元为此买单。因此这一提案很可能得不到支持。不过,Sandberg 的发帖中并没有直接提及特朗普政府或其政策。

这已经不是 Sandberg 第一次为女性发声了。她还经常通过各种途径分享自己的故事并为女性的福利呼吁。其实 Sandberg 这样做不无理由。

在科技行业,这个男性占据绝「对统治权」的领域,对女性的歧视和忽视一直都十分严重。Google 作为硅谷最大和最具影响力的科技公司之一,今年四月份就被美国劳工部指控存在对女性的性别歧视。

1950EB132F5D3F03FAF98B61C976C0D1C727DCB4_size92_w1399_h873.jpeg

从 2014 年开始,Google 开始对外公开公司的多元性统计数据。在去年的报告中,女性只占到了员工总数的 31%,在领导级别的人中只有 24%。而 Google 并不是劳工部就就业问题起诉的第一家公司。

今年年初,劳工部还起诉了另一家大型科技公司甲骨文,说该公司给白人男性的工资高于其他人,这是对妇女、黑人和亚裔员工的歧视。

很多数据显示,在科技公司的职场中女性依然处于弱势地位,面对这种失衡,我们的疑问是——在科技实现那些更加宏伟的愿景时,科技公司可否先将「平等」作为自己创造不可能的第一步呢?

正如马克·扎克伯格在给刚出世的女儿的一封信中写道:「促进社会平等,我们要让每一个人都有获得机会的权利,无论你的国籍、家庭、生长环境是什么。我们的社会必须要这样做,这不仅仅是因为正义或者仁慈,还因为这代表了人类进步的伟大。」


参考资料:Bloomberg

作者: 管理员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邮箱: [email protected]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