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人:网络中立性问题悬而难决

  导语:《经济学人》杂志网络版周末刊文称,美国和欧盟政府近期正在探讨“网络中立性”问题。不过与自由贸易类似,由于各方的利益分歧,网络中立性或许将会是一个持续悬而难决的问题。   …

  导语:《经济学人》杂志网络版周末刊文称,美国和欧盟政府近期正在探讨“网络中立性”问题。不过与自由贸易类似,由于各方的利益分歧,网络中立性或许将会是一个持续悬而难决的问题。

  以下为文章全文:

  一个世纪前,AT&T向美国司法部长发送了一封900个单词的邮件,改变了整个电信行业。为了避免遭到分拆,处于垄断地位的AT&T同意以平等的方式对待所有电话呼叫。“金伯利承诺”(Kingsbury Commitment)确立了这样的观念:已有的传输规则适用于所谓的“长途通信”。

  这一理念带来了全球最优秀的电话系统,但目前电信行业正变得更加微妙。决策者们正在争论,对待“普通通信”的方式是否也适用于互联网。在欧州,多个国家的部长于1月27日讨论了欧盟轮值主席国拉脱维亚提出的方案。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预计将于2月5日讨论类似的计划,并于2月26日举行投票。

  目前的争论焦点是“网络中立性”,这是哥伦比亚法学院的蒂姆·吴(Tim Wu)于10年前提出的一个概念,而随后已成为了互联网大获成功的基础。网络中立性要求,网络运营商在处理数据传输和用户接入时,不得歧视不同类型的数据包。因此,创新者没有必要获得许可,也没有必要支付额外费用,即可确保新项目正常运转。

  中立性植根于互联网的协议中。这些协议规定了数据在网络中传输的方式,而无论这些数据承载的内容是什么。不过,一些更大的改变正在进行中。新技术使网络运营商可以了解他们正在传输什么样的流量。许多人会希望,垃圾信息以及与犯罪有关的流量被识别和阻拦。不过站在电信公司的立场,它们希望提供收费的高级服务,即快速通道,以满足视频等对带宽要求较高的服务的需求。

  不过,互联网自由的支持者对此大动肝火。他们警告称,如果没有严格的网络中立性规定,那么收费服务将会迅速蔓延,破坏互联网赖以发展的基础。具备盈利能力的快速通道将吸引大量投资,而普通公司只能使用慢速通道。提供自主服务的运营商有可能限制甚至屏蔽竞争对手服务。“欧洲数字权利”和其他拥护网络中立性的组织在致欧盟官员的邮件中表示,放弃网络中立性意味着放弃核心人权,即“不受干涉地给予及接受信息的自由”。

  业内人士、网络工程师和一些经济学家则表示,这只是危言耸听。他们认为,网络运营商无意造成互联网的碎片化,它们只是希望更好地管理自己的资产,例如对网络流量进行疏导以避免拥塞。这将使所有人获得的服务都得到优化。此外,为何吞噬大量带宽的服务,例如流媒体视频巨头Netflix,可以免费使用这些带宽?有数据显示,在高峰时间,Netflix占用了美国的1/3带宽。美国智库机构卡托研究所的皮特·范多伦(Peter Van Doren)表示:“互联网并不需要被拯救。”

  不过,经合组织的萨姆·帕尔特里奇(Sam Paltridge)表示,政府正在尝试对网络中立性的某些方面进行规范。智利、荷兰和斯洛文尼亚已经通过了严格的网络中立性法案,而包括挪威在内的其他一些国家则倾向于引入较温和的规定,或是计划这样去做。

  某些时候,大型网络运营商需要为这类问题负责。荷兰运营商KPN曾威胁称,将对互联网电话和IM消息等服务收费,并将封杀不愿付费的用户。随后,荷兰监管部门采取了行动。而挪威最大的互联网服务提供商之一Nextgentel则对公共广播公司NRK的流量进行了限制,要求该公司付费获得更大的带宽。

  在不同国家,网络中立性规定的严格程度也有所不同。智利禁止任何形式的流量歧视,而另一些国家则允许某些例外。例如,在斯洛文尼亚,网络运营商可以屏蔽垃圾信息,或是以避免网络拥堵和安全问题为由来控制流量。挪威的做法也引人关注,该国选择了“合作管理”的模式,而不是制定新法律。挪威监管部门发布指导原则,而各利益相关方可以进行讨论,以做出各种调整。

  这样的模式或许适合节奏缓慢的北欧国家,但并不适用于存在各种针锋相对意见的美国和欧盟国家。FCC曾尝试多种方式去满足各方的要求,但却遭到了法庭和公众的反对。美国总统奥巴马于去年11月再次进行了尝试,要求FCC将宽带接入服务归类为普通运营商服务,从而适用于同等的监管规定。FCC注意到了奥巴马的呼吁,但仍然没有使互联网适用于传统电话服务的一些规定,例如价格控制。目前在沃顿商学院执教的FCC前律师凯文·维尔巴赫(Kevin Werbach)表示,FCC对待无线互联网接入服务的方式,以及FCC对于Netflix向康卡斯特付费,从而获得速度更快的接入服务有何看法,这些问题值得关注。

  欧洲的前景则更加扑朔迷离。欧盟各国政府必须就共同的监管规定达成一致,但各个国家都有着自己的盘算。欧盟中的一些大国,例如意大利,倾向于维护大型电信公司的利益。这些国家认为,只有运营商实现盈利,网络才能得到升级。德国执政联盟的各方也相互承诺,将推动某种形式的网络中立性。英国则希望进行自我监管。(批评人士已经指出,英国的做法并不是很成功。)因此,拉脱维亚提出的方案留下了很大的回旋余地。例如,这一方案允许运营商提供“快速通道”,“只要网络仍有足够的容量,能确保互联网接入服务的可用性和一般质量不会受到实质性损害”。对此,苏塞克斯大学的克里斯·马尔斯登(Chris Marsden)提出:“请证明这一点。”

  当FCC完成投票,而欧盟达成协议之后,这段故事仍将继续。美国国会的共和党人对于网络中立性的态度十分敷衍,同时回避网络中立性的执行问题。无论在什么情况下,网络运营商都会提起诉讼。它们更多地关注如何逃避监管,而不是网络中立性本身。如果没有大量调整,拉脱维亚提出的草案不太可能获得欧洲议会的批准。

  下一代网络中立性大战已经开始。例如,移动运营商已经允许用户在免流量费的情况下访问Facebook和维基百科等服务。支持者认为,这是一种很好的方式,以促进经济拮据的用户使用这些产品。而批评者则认为,这将使得移动运营商可以挑选市场赢家,导致其他服务更难参与竞争。基于这样的理由,斯洛文尼亚和荷兰的监管部门近期已禁止这种免流量费的做法。目前看来,与自由贸易一样,网络中立性将会是一个被持续讨论的话题。(维金)

该文章由WP-AutoPost插件自动采集发布

原文地址:http://tech.sina.com.cn/i/2015-02-02/doc-ichmifpx6619805.shtml

作者: 管理员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邮箱: [email protected]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